uu快3注册_uu快3官网_uu快3

首页 > 资讯 > 明星热点 > 正文
综合
uu快3走势

uu快3计划:病毒学家顾方舟逝世,你还记得儿时吃过的小糖丸吗

2019-01-07 07:58:52医学界田栋梁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“扫一扫”分享

核心提示:他制定出我国第一部脊髓灰质炎口服活疫苗制造及检定规程,保证了数十亿人份疫苗的质量,为我国消灭脊髓灰质炎作出了巨大贡献。

  2019年1月2日,著名医学科学家、病毒学专家、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院校长顾方舟教授在北京逝世,享年92岁。

  “人民日报”官方微博发布的信息中表示:他制定出我国第一部脊髓灰质炎口服活疫苗制造及检定规程,保证了数十亿人份疫苗的质量,为我国消灭脊髓灰质炎作出了巨大贡献。

  北京协和医院转发这条微博的转发语是:一颗小糖豆,造福无数人。一下子拉近了许多人与这位医学大家的距离。

  一位网友写道:儿时对糖丸的美好记忆,抱歉以这种方式认识您。

  “要争气,长大了要学医”

  顾方舟教授原籍浙江宁波,1926年6月16日出生于上海

  在他五岁那年,在海关工作的父亲染病去世了。他32岁的母亲为了养活几个年幼的孩子,先在宁波镇海小学教书,后考入杭州广济助产职业学校,1934年毕业后北上天津,在英租界挂牌开业,成为一名助产士,走上一条艰难的职业妇女道路。

  鲁迅先生在《呐喊》自序中写道: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,我以为在这途路中,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。同样经历了父亲早逝、家道中落的顾方舟,在央视科教频道“大家”栏目为其制作的专题片《顾方舟:使命召唤》中,回忆起自己幼年的这段时光,已经80多岁的他,也一时情难自禁,掩面而泣。

  “母亲告诉我,要争气,长大了要学医,当了医生是人家求你,你不求人了。”顾方舟在专题片中说,“所以从小就是要争气。”

  1944年,顾方舟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院。在学习期间,他受公共卫生学专家严镜清先生的影响,立志成为一名公共卫生学家。当时他的一位同学到河北的煤矿调研,回来后讲述调研情况,一边讲一边哭,这件事也让顾方舟很受教育,更坚定了他从事公共卫生的决心。

  1950年面临毕业分配时,有同学建议他从事外科,但顾方舟认为,成为一名医生帮助的人有限,而从事公共卫生防疫工作,可以让千百万人受益,造福整个国家和人类。怀着这样的信念,他欣然接受分配,到大连卫生研究院工作。

  确定脊髓灰质炎研究方向

  我国第一例脊髓灰质炎(下文简称脊灰)的病例报告,是1930年由谢少文教授提出,后来又有一些分散的临床病例,但都没有病原学证明。

  1953年,我国第一次“脊灰”大流行在江苏南通市爆发,临床诊断为麻痹型“脊灰”患者多达2607例。“脊灰”病毒有三个血清型,由于南通市这次爆发的疫情病毒没有被分离,所以并不清楚这次流行是由哪种病毒类型引起。

  这时,顾方舟刚刚留苏归来,师从苏联著名病毒学家列夫科维奇和邱马可夫教授。回国后他被任命为卫生部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脑炎室副主任,时年29岁。

  1957年夏天,上海也发生了“脊灰”流行,卫生部派顾方舟带队赴上海协助苏联专家工作。他们从传染病医院和儿童医院临床确诊及疑似病例中收集了726份粪便标本,取其中344份标本分离病毒,其中有281份被确诊为“脊灰”,并用猴肾单层上皮细胞培养法分理处病毒140株,确定为“脊灰”病毒的共116株,其中Ⅰ型97株(83.6%),这是我国第一次用病毒学和血清学方法证实以Ⅰ型为主的“脊灰”流行。

  而顾方舟也从此改变了研究方向,开始研究脊髓灰质炎。并在1958年回京后被调入中国医学科学院病毒学研究所,任脊髓灰质炎研究室主任。从此,他在这一领域投入了毕生精力。

  以身试药、以子试药

  我国自江苏南通“脊灰”大流行后,7年间疫情已经从东南部蔓延到了中西部的广西南宁,而且南宁发病率暴增了3倍。到1959年,“脊灰”已经成为中国最严重的公共防疫事件。

  顾方舟回忆:当时七八月份的南宁市内,家家户户都门窗紧闭,不让孩子出去,怕成了这样子,全国每年有几万名孩子被感染,我们感到很内疚,因为没办法帮助他们,谁也治不好。

  1959年3月,卫生部派顾方舟一行4人到苏联考察“脊灰”疫苗,在莫斯科考察期间,一种关于两种疫苗的争论正在学术会议上上演。美国研制的死疫苗虽然已被证实安全,但需要注射三次,成本高,效果也不尽如人意。与之抗衡的由美苏联合研制的活疫苗,还未进入人体试验,专家们高度质疑其安全性。

  这时,顾方舟要在死疫苗和活疫苗之间做出决定,他查阅了所有能得到的资料,比较了两种疫苗优劣之后,认为根据中国国情,若想控制和消灭“脊灰”,只能采用活疫苗技术路线。他一边考察了解疫苗生产工艺,一边设法获得少许活疫苗并带回国内。

  得到卫生部批准后,顾方舟首先自己和“脊灰”研究室的研究人员以身试药,查看是否会有不良反应。接下来就要给小孩子试服,进行安全性测试了。

  而这种未证明安全性的疫苗要在小孩子身上试用,就有风险了。顾方舟瞒着自己的爱人,毅然让自己最大的孩子及十几名实验室同事孩子试用。在央视制作的专题片中,他说:“我心里也有点打鼓,万一出了问题我也不好交代啊,但即使有风险也只能豁出去了。”

  孩子试用观察数周未出现严重不良反应后,顾方舟决定于北京市防疫站合作,在2000名7岁以下小儿中试用,进行二期临床试验。这是顾方舟学术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次抉择,当时处于“脊灰”流行季,万一有小儿发生“脊灰”,很难分清是被自然感染还是疫苗病毒引起,但试验还是在周密的设计中完成了。

  而接下来的三期临床试验中,要想研究活疫苗控制“脊灰”流行能力,至少要在上百万名儿童中观察才能获得科学结论,而如此大量的疫苗,当时只能依靠自己研制。

  消灭“脊灰”

  活疫苗制造技术与死疫苗最大不同在于疫苗的安全性检测和判定上。

  1960年,顾方舟和同事们来到云南昆明,在荒郊野岭中建立起了昆明生物研究所和疫苗生产线。在连续攻克了一系列活疫苗研制的关键技术后,迅速进入大批量生产,并随后在北京、上海等15个城市450万7岁以下儿童中进行活疫苗的安全性、免疫原性和流行病效果研究。

  研究充分证明,广泛服用活疫苗可以阻断“脊灰”野病毒的散播,但在我国要想消灭“脊灰”流行,必须要使农村地区儿童也都能服用疫苗,而液体剂型疫苗需要低温保存,非常容易失效,在农村推广十分不便,并且会造成巨大浪费。

  经过反复研究,并结合孩子们爱吃糖的习性,糖丸活疫苗被研制成功了,并在300万儿童中应用后,其效果与液体活疫苗相同。

  顾方舟等人几十年的努力,为我国消灭“脊灰”提供了强大的保障和经验。1988年,他被聘为中国国家消灭“脊灰”证实委员会委员,积极参加全国各地消灭“脊灰”工作的考察和证实会议。

  2000年7月21日,顾方舟和其成员在卫生部举行的“中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证实报告签字仪式”上庄严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中国正式成为消灭“脊灰”国家,这也是人类继消灭天花之后的有一个伟大成就。

  “我跟我老伴说,咱们中国的脊髓灰质炎消灭了,这几十年,这辈子没白辛苦。”顾方舟在专题片中说,“我们很满足,你完成了你的使命,你可以跟组织说,跟老百姓说,我尽力了,你们的孩子再也不会得这种病了,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这样,没有别的诉求。”

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,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。
综合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“扫一扫”分享

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

网友热搜

请输入你需要发表的评论内容

确定

你的帐号还没实名认证
暂时无法发表评论

我要认证确定

您的评论发表成功!
评论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

确定
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

聚焦关注

24小时健康热播 一周健康热点

专家访谈

阅读全部
精彩专题 保健养生 诊疗用药

健康热图

阅读全部
热门问答

声明: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。

39健康网 -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© 2000-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| 网站简介 | 人才招聘 | 联系我们 | 问题反馈

返回首页